一站在手,投资无忧!

您的当前位置:

MT4行情

湘江首富变迁史:制造业富豪从未败给资本玩家

作者:外汇行情软件mt4来源:www.iphonesize.com时间:2018-11-01 09:52 点击:

  后金融危机时代,10年A股版图变迁,与股市联系愈加紧密的财富起落,直接牵动着首富桂冠更迭。

  其间,从传统制造业占据富豪榜,到房地产和金融领域新贵取而代之,再到新兴制造、科技互联网富豪强势崛起,伴随的还有一众资本玩家粉墨登场又多数黯然离场,财富故事的草蛇灰线下,伏脉的既是一幅中国资本市场和公司治理的发展史,也是一段制造业转型升级与产业结构进化史。只是,不同地域又往往呈现出稍许不同甚至大相径庭的规律和特征。比如,在湖南,首富就从未出自金融或是房地产行业,而始终把持在制造业军团手里。

  是为《A股新版图之首富变迁》系列策划的开篇。

  2003年,47岁的梁稳根带着他一手创立的三一重工在A股上市;2006年,他挤掉忌惮上市的远大空调张跃,成为湖南首富,并把持这一宝座9年之久,甚至一度登顶中国首富。

  三一重工刚上市的那一年,比梁稳根小14岁的流水线女工周群飞,在深圳创立了蓝思科技(300433,股吧)。12年后,长着典型湘妹子面孔的她以执掌创业板市值第二的骄傲姿态取代梁稳根,成为湖南新首富,暨中国新女首富。

  2011年,代表新兴制造业的蓝思科技总部迁址回湖南浏阳;两年后,代表传统制造业的三一重工“恨别长沙”,迁址北京。

  造富的热土,除了湘江的红土地,还有资本市场的财富土壤。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梁稳根将三一的总部从湖南涟源搬到省会长沙时,声名仍不为世人熟知。彼时,坚持“不上市”的长沙远大空调张跃,已经稳坐湖南首富位置数年。

  资本市场草莽云集,其中湘人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玩金融资本起家的湖南富豪——涌金系魏东、鸿仪系鄢彩宏、成功系刘虹等一干枭雄,彼时正风生水起,人称“资本湘军”,游走于善与恶、罪与罚的边缘。

  财富潮起潮落,十几年来,新富辈出。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湖南上榜六位富豪,分别是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三一集团掌门梁稳根、爱尔眼科(300015,股吧)董事长陈邦、尔康制药(300267,股吧)帅放文、远大集团胡凯军以及新华联(000620,股吧)傅军,清一色是制造业军团。时代变迁下的湘江新老富豪们,匠人之气长,而草莽之气消。

  从50后到70后,从传统制造到新兴制造

  2005年,监管层出台了解决国有上市公司股权结构性流通问题的重大政策——股权分置改革。第一个揭榜的,却是一家上市仅两年的民营企业——三一重工。

  这一年,三一重工大股东以不惜成本的对价,换取了“全流通第一股”的名头和示范效应。梁稳根因此被选为“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梁稳根是借助资本市场实现财富“裂变”的典型受益者,也是首个由A股制造出来的中国首富。

  2003年7月,三一重工登陆A股市场,上市前总股本1.8亿股,净资产4.7亿元。按15.56元的发行价计,当时总市值37亿元。上市后至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前,总市值则约40亿元。

  股权分置改革之后,上市公司股权实现了全流通,估值全面提升,A股市场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大牛市。

  三一重工股价也像坐了火箭,仅两年时间,即从5元左右上涨到2007年70元的高点。

  这并不是终点。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早于半年前见顶的A股牛市,稍作反弹之后跌入漫漫熊市。三一重工却受益于危机下的“4万亿”经济刺激。随着对“铁路、公路、基础建设”投资的需求旺盛,工程机械市场销售火爆,2011年,三一重工市值超过1500亿元,达到巅峰,较上市之初增长超过38倍。

  2004年梁稳根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其后排名节节攀升,至2011年,更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个人坐拥近600亿元财富。

  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巅峰到来的时刻,拐点也正在迫近。2012年始,三一重工的净利润从2011年的86亿元开始断崖式下跌,到了2015年,甚至不足500万元,公司市场估值遭遇重创。加之宗庆后、马云、王健林、马化腾、杨惠妍等后起之秀进入榜单,梁稳根从中国首富位置跌落,一路下滑,2012~2017年,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排名分别为6、14、31、32、54,风光不再。

  当三一饱尝产业周期阵痛时,一个从梁稳根老家涟源向东100公里的湘乡农村走出来的70后女子,正在以更轻盈的姿态,悄然超越他。

  2012年,三一重工并购全球混凝土巨头德国普茨迈斯特,虽然这一举措令其甩掉了老对手中联重科(000157,股吧),但此时市场骤冷,寒冬来临,盲目扩充产能的三一遭遇重击,此后数年仍未缓过劲。而2012年至2014年,“黑马”蓝思科技的出口额全面超过了湖南出口经济领头羊三一重工,该省民营经济阵营的领军地位也已易主,人们惊觉新兴制造业之来势汹汹。

  2014年,梁稳根以244.8亿元的财富总额,仍位列福布斯湖南首富;但就在次年3月,蓝思科技IPO并连拉十个涨停板,至月末,总市值达到525亿元,周群飞个人持股占上市后总股本的87.9%,其400余亿元的身家已远远超过了梁稳根,从而结束了后者自2006年以来近十年湖南首富的旅程。

  蓝思科技上市,创下了创业板IPO公司营收第一、净利润第一、资产总计第一、控股股东持股比例第一、首发后总股本第一,以及董事长薪酬第一的“六个第一”。

  作为对持续创新的“工匠精神”的奖赏,2017年胡润先进制造业企业家榜上,周群飞居首。

  技术起家的周群飞,似乎并不谙熟资本市场的套路。与A股常见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只掌握一定比例的控股权的做法不同,周群飞夫妇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85%,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其财富缩水或增长的速率翻番。

  大股东集中持股面临的一大难题是,一旦减持,股价和公司市值下跌势能巨大。为维护市值,十几天前,周群飞夫妇将手中解禁的股权,再延迟半年解禁。

  近两年,周期性行业开始复苏,制造业老前辈三一开始缓过劲来,反思前一个周期的激进与盲动,公司整体估值也有所回升。至2018年2月末,三一重工A股市值回升到637亿元。再加上香港上市的三一国际,市值62亿港元,三一集团上市市值近700亿元。与之相对应,蓝思科技此时市值约735亿,新霸主与老龙头,回到同一起跑线。

张氏兄弟VS资本市场:从拒绝到靠近

  如果说,周群飞的财富模式叫做“工匠精神+资本市场”,那么湖南首富位置的潜在威胁者张剑,则采取的是“创新+资本市场”模式。

  张剑是张跃的弟弟,兄弟二人在上世纪80年代就创立了远大空调。1997年,因购买飞机并且拿到中国第一张直升机私人驾照,不太为外界所知的长沙远大,一下子成为妇孺皆知的民营企业。

  在没有资本市场助力的情况下,张跃在2001、2002、2003年就已经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在梁稳根之前,坐稳了湖南首富之位。

  早在1997年,远大空调的销售额就达到20亿元,后来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直燃式空调生产企业。但此后,其销售额再也没能企及这一数字。

  2004年,张跃被坐上资本快车的梁稳根超越。在二十多年的企业经营历程中,张跃始终秉持“不上市,不贷款,不合资”,被媒体形容为有着执拗的“资本洁癖”。

  其实早在1997年远大达到销售顶峰时,便有过上市进行资本运作的绝好机会,但是却被张跃主动拒绝了。张跃认为,虚拟资产过大反而会带来很多负面问题。

  2002年出版的《银行家》杂志曾报道称,远大的钱只存到银行里,而不去做任何其他投资,也不上市,有人建议张跃试水地产或涉足其他高利润行业的投资,他总是断然拒绝。

  媒体问张跃,你如何看待上市的利与弊?张跃直率地回答说,只要我还当董事长,远大就不会上市。“我从来没有研究过股市,我认为股市是另一种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与我有着本质的不同。远大没有必要从外部渠道去寻求资本,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是为了找资金,我不需要。”

  在张跃看来,公司一上市,就变身为公众公司,成为市场的眼中钉,以及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这种宁愿“闷声大发财”的“低调”心理,还有一个外在体现,就是远大没有员工股权。在公司股权治理和管理结构上,体现为张跃没有副手,从技术、组织架构、销售到品牌,他都是一把抓。

  远大空调创立的1988年,至2000年这个时间段,中国民营经济刚刚起步,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理论仍然是半生不熟的西方“舶来品”。张跃的经营和治理手段、理念并非孤例,而是中国内地很多家族企业的通行模式。

  然而,再往后十几年,张跃带有深厚个人色彩的管理方式、“拒绝透明”的心理范式,以及对于现代企业制度偏执的“排斥”思想,在梁稳根、周群飞辈出,以及资本市场唯大的年代,显得格格不入。

  投融资专家房西苑指出,资产的流动性越强,安全性则越高,价值也就越高。他在《资本的游戏》一书中举例称,一亩农用地,由于不具有流动性,只值3万元;如果把这块土地的性质改成工业用地,意味着它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流通了,价值就提高到了30万元;如果性质再变为商业用地,意味着可以全范围流通了,它的价值就又提升到了300万元。

  提高资产价值的最佳捷径,莫过于提高它的流动性。而资本市场,无疑是最能实现资产证券化和资产流动性的地方。

  与哥哥张跃分家十几年的张剑,似乎更加与时俱进,与张跃“划江而治”后,张剑先是指挥他的远铃整体浴室开疆扩土,后又成立远大住工,在装配式建筑领域发力,其所创建的“Bhouse”美宅模式,成为建筑工业化和住宅产业化的行业标杆。

  远大住工的新三板挂牌材料显示,2006年,张剑将所持51%的远大空调股份全部转让给张跃,对价为取得了远大铃木的全部股权以及远大空调所有的土地使用权。张剑以受让的资产投资设立远大住工。

  与张跃的抵制态度不同的是,张剑对股权分散和上市融资并不排斥,表现出更为亲近资本市场的基因。

  远大住工成立七年后,股权和资本动作见诸报端。2013年年中举行的港湘金融合作暨企业境外上市推进会上,远大住工即有意赴港上市。

  2013年7月,远大住工融资6亿元,新兴铸管(000778,股吧)旗下产业基金入股。其后不久,张剑本人透露,将启动IPO程序,希望2014年能够上市。

  2016年,远大住工在新三板挂牌交易,IPO计划中断,但张剑上市的决心没有变,这场新三板之旅仅10个月就结束了。

  项目运作上,张剑拥抱更为开放的思路。2015年,远大住工发布“远大联合”产业合作计划,与合作方在各个省开放投资和股权合作。张剑对媒体表示:“我们既要有苹果一样追求极致的产品,也要做全面开放平台的安卓。”

  新三板摘牌后,远大住工出现在2017年湖南证监局的最新辅导上市企业名单中。市场还有消息称,远大住工亦有可能选择赴美上市。

  2017年12月26日,友阿股份(002277,股吧)拟参与增资远大住工的公告透露出了后者最新的市值信息。公告称,远大住工拟以35元/股的价格增发股份并引进投资者认购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这一定价是按远大住工预计的2018年每股收益2.8元为依据,以12.5倍PE确定的。按此计算,若此次募资成功,远大住工的整体估值将达到110亿元。

  与此同时,十几年未接受记者采访的张跃,近两年也开始在媒体和公众场合露面,被问到上市的话题时,态度已变。

  兄弟分家后,张跃在经营上也改变了“不搞多元化”的原则,在环保产业链上寻求突破,推出了“空气净化机”“车用肺宝”等一系列产品。

  殊途同归的是,张跃后来也涉足了装配式建筑,主攻钢结构可持续建筑;而张剑则主攻混凝土拼装式建筑。曾在2013年引发无数争议的“天空城市”,正是张跃旗下远大可建科技的项目。

  随着远大科技产品线的丰富,张跃“不上市”的坚持也开始松动。2010年,市场一度传来高盛亚洲区前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帮助远大科技筹备上市的消息。

  资本玩家潮起潮落

  资本与企业,共同见证、共同成长、互相成全、互为正反馈的例子有之;互相捧杀、互置反手的负反馈例子也比比皆是。如果说三一重工和蓝思科技是资本与企业的正反馈案例,太子奶则是负反馈案例。

  2007年,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以个人资产16亿元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百强。然而,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湖南人胡祖六,也是早年太子奶筹划上市和引进国际知名投行的引路人。2006年左右,时任高盛投资基金亚太区董事总经理的胡祖六认为,太子奶以其在中国乳酸菌奶饮料市场的份额,未来有望成长为国际型企业。

  2007年,是梁稳根的好年头,也是李途纯的好年头。这一年,太子奶获得英联、高盛、摩根士丹利三家外资投行7300万美元的投资,三大投行仅与太子奶方面接触了三个月便把资金注入公司。

  有国际投行的信用背书,太子奶此后再下一城,获得了以花旗银行为首的银团5亿元低息贷款。

  在资本的助力下,太子奶的销售额从2001年的5000万元,一路增长到2007年高峰时的18亿元(李途纯对外宣称达30亿元)。

  高歌猛进的增长势头,助长了李途纯的浮夸之心。2008年年初李途纯夸下海口:10年之后,太子奶将成为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的世界500强企业。而彼时执乳业之牛耳的蒙牛,年销售额也不过213亿元,伊利则只有194亿元。

  2002年走上扩张道路的太子奶,同时上马了湖南、北京、湖北、四川、江苏五大生产基地,而五大基地建成之后的规划年产值,达到了300亿元。

  销售形势一片大好,资本运作也全面开花,彼时太子奶在股权投资市场十分抢手,李途纯上市的计划从A股辗转到香港,又更换为美国上市,最终上市时机错过,太子奶始终没能成功IPO。

  没能上市成功的太子奶,内部堡垒开始沦陷,浪费、贪污、管理不善,甚至资产转移迅速吞噬了看似充裕的资金。引资后一年不到的时间,太子奶发生资金链危机,大厦将倾。此后,风雨飘摇的太子奶经历了高科乳业接管,与雀巢、方正、新希望等潜在战略投资者接洽的种种历程,三大投行谋求向第三方转让股权不成,最终只能接受太子奶破产重整的终局,黯然离场,7300万美元投资终成沉没成本。

  李途纯玩火资本,最终被资本市场淘汰出局。比他更早登陆资本市场的湘人玩家——鸿仪系鄢彩宏、诚成文化刘波、成功系刘虹、涌金系魏东等,也曾是一股不可低估的“资本湘军”。

  湖南永顺人、原成功系掌门人刘虹,2002年以1.15亿美元资产,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68名。1995年,刘虹在家乡创立成功集团。1997年,作为财务顾问帮助湘酒鬼上市,从而开启了资本玩家的人生模式。

  2000年,刘虹借壳岳阳恒立上市;2002年,成功集团成为湘酒鬼第一大股东。顶峰时,刘虹旗下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

  后来的故事是,刘虹从湘酒鬼和岳阳恒立两家上市公司合计抽走5亿至6亿元的资金,2005年11月起,刘虹被湖南当地警方控制。2009年3月份,被罚市场禁入五年。

  5年后,刘虹的新马甲“潇湘资本”,在2014年的一个月时间内,抛出10亿元参与4家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让市场惊叹成功系又回来了。但此后他又销声匿迹4年,直到最近证监会对北八道集团开出56亿元罚单,有媒体报道称,北八道蝴蝶基金即有成功系刘虹的影子。

  与刘虹的早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魏东和他掌管的涌金系,更是“资本湘军”乃至整个中国资本市场谜一般的存在,2007年,魏东以50亿元的身家登陆胡润中国富豪榜百强榜单。2008年4月,如日中天的魏东跳楼身亡,留下更多解不开的谜团。其在世时控制九芝堂(000989,股吧)、成都建投(国金证券(600109,股吧)),同时还是千金药业(600479,股吧)第二大股东。

  魏东死后,其妻陈金霞继承遗产,虽然涌金系在资本市场已不再活跃如前,陈金霞却一直在女富豪榜上占有一席之地。2008年甚至以46.2亿元身家,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逼近当时的湖南首富梁稳根的65.6亿元。

  在资本市场草莽时代,这些纯资本玩家你方唱罢我登场,与实业起家的梁稳根、周群飞积累的财富不同,他们的财富聚亦易,散亦易。

  湘江资本玩家实力不俗;二十年来房地产市场也繁荣如许,各地乃至全国首富频繁出没于该行业。而湖南首富,从未出自金融行业,亦从未出自房地产行业。从张跃到梁稳根,再到周群飞,从远大空调到三一重工,再到蓝思科技、远大两兄弟的住宅建造产业,创新、技术、制造,始终是湖南首富的起家之本,湘人务实、苦干,“霸得蛮,耐得烦”的精神,可见一斑。

点我咨询

我要开户

公众号

普罗汇微信公众号

顶部